那一抹红的文章

时间:2018-01-12    阅读:30 次   


  篇一:银白中的那一抹红
  你喜欢千里冰封万里雪飘的冬天吗?
  你看那层峦迭嶂的山峰上,飘动着轻纱一样的白云,你看那山脚下雾茫茫的白雪覆盖了一簇簇炊烟袅袅的山村,你看那村庄旁光洁明亮的河面上,有些孩子在抽着冰嘎,有些孩子在穿着冰刀鞋滑冰,有些孩子坐在小狗拉的冰爬犁上悠闲地说着笑着。银装素裹的严寒里,也呈现出温暖祥和的气氛。
  你再看悬崖峭壁上,像是婀娜多姿的少女,亭亭玉立在漫天飞舞的银白中,红色的围脖在迎风摇曳,银白中的那一抹红,俏然生情,像是在翘首欹盼,欢迎过往的宾朋。近些看,再近些看,那不是我朝思暮想的梅花吗?她正香脸半开娇旖旎,寒梅点缀琼枝腻。她巍巍屹立在寒风中,舒展姿容,傲然怒放。
  梅花,她衔霜当露发,映雪凝寒开。她绽放于冬春之交,在万物还没有复苏的时候,她像青女轻捻玉指,散落人间的春之气息,给人以高山流水的渴望,给人以禅意梦幻的遐想,给人以欣喜愿望的倍增。
  梅花,她树动悬冰落,枝高出手寒。她花色秀美,明艳出群,,她伸出冰清的玉枝,微笑着迎接纤纤飘飞的雪花。温婉多情的雪花陶醉于梅花的清莹冰骨,欣赏于梅花的不畏寒风。雪花痴情地落下,点缀了娇柔的梅花,诉说了永恒的情话。
  梅花,她冰雪林中著此身,不同桃李混芳尘。梅花不人云亦云,不争相斗艳,不同于桃李跟百花争春,一剪寒梅独傲雪中,静静地含笑芬芳。
  梅花,她疏影横斜水清浅,暗香浮动月黄昏。在嫦娥轻抚袖袂,桂影扑簌迷离的月光下,更显出她的轻逸若仙的风骨,高雅恬淡的意境。
  古往今来,梅花赢得无数的墨客骚人的描摹和敬仰,她像一个莹莹弱弱的女子,步履寒冰,亦步亦趋地穿越魏晋玄风,经过唐月宋水,带着坚韧,带着温婉来到当今的乾坤大地,给人以赏心悦目,给人以振奋激昂。
  我赞赏梅花,赞赏她不畏风霜的一派气节,赞赏她挺立严寒的的一种意志,赞赏她与世无争的一片高洁。
  我喜欢梅花,喜欢她赛过百花的一抹清丽,喜欢她暗香浮动的一缕柔情,喜欢她伴雪芬芳的一丝优雅。
  她让人想到一种淡薄名利,超然脱俗的豪然风骨,她让人想到一种恬淡高雅,悠闲自得的清逸意境,她让人想到一种刚正不阿,坚韧洒脱的一种气节。
  我愿像梅花那样,已是悬崖百丈冰,犹有花枝俏,凌寒傲雪,毅然清丽盛开,学习她那种坚韧不拔、无怨无悔的精神,学习她的超凡脱俗,不随波逐流的品质。
  我愿像梅花那样,在繁花盛开的季节里满树绿叶,在花丛中把别人的美丽衬托,待到山花烂漫时,她在丛中笑。和谐奉献,大义凛然。
  冰天雪地里绽放的梅花仿佛是我寂寥心田里燃起的那束火苗,又像是我苦苦思念中的那一汩暖。
  我甘愿做一枝清逸的梅花,依山傍水,扶篱倚畔,冬日与雪为伍,逸韵清辉;夏日绿芜相伴,衬出百花娇艳。我甘愿悄悄绽放,将心中的希望点燃。
  
  篇二:那一抹红粉色的梦
  时光匆匆,不知不觉间已然过去了六年,遍地西风落尽,我才发现人原来是真的会改变的,一直以来我觉得我不会再改变什么了,可悲哀的是,终究还是无法和岁月的流逝相抗争,时间改变了太多的事情,我一直喜欢着的黑色和红色在我的眼中是不可能有什么来代替的了的,可我终归是败给了命运之神,我讨厌中性的颜色,可现在我终于还是发现,其实,也许,她更适合于粉色吧?。?!只是怎样的色泽,我无法用语言来描述,就像烟雨杏花下的江南,若没有粉色的杏花在丝丝烟雨中飞舞,谁还会觉得江南是温柔的,也许是我的心在改变吧!我越来越不适应于相识的人的远行,开始悲伤于这种别离的远行,胡天飞雪的日子过去了,说什么胡天,也许在遥远的古代这里就是胡天,是飞舞的风沙把记忆里最珍贵的片段吹散了吧!等待的日子中,越来越温和的性格,是我所不想要的。甚至于连对自己生气的力量都欠缺了,这种季节中我曾渴望过,有一场起自身体血脉中的风暴,来把我摧毁,那曾经红色的精灵,在我的大脑中慢慢褪色。斑驳,逐渐从我灵魂世界的舞台上淡出,黑色隐藏下的身体一直隐在黑暗中,我曾经很想在无人的夜色里,在一个黑黑的小巷中静静的站立着,风是否会从我的身体中穿过,把我割成碎片,把灵魂放逐,我想念那一抹红,那一抹曾让我感到还活着的红,像一抹在狂风中燃烧的火焰一样,把我点燃在异域的冷漠逐一消融,驱逐。(中国散文网- www.angleswim.com)
  有一种色彩是恒世不会改变的,一支玫瑰,一段爱情,一瓣花残,一段记忆。
  我一直相信着一场风花雪月般的相逢,一场来自地狱的始末,可终归是记忆中的残缺,没有什么来弥补裂开的伤痕,当一道道伤口中填满尘世的灰烬,包容于冰下的火焰,只有三条路径,一种结局。不管是冰融,还是火灭,或者是同归于尽,唯一的结局都是死亡。
  你让我相信这个季节中,花会飞,叶会残,花的世界,叶的天堂,秋风会不会懂,我不知道,我只知道,相逢的时光中,没有了珍惜,就不会再有什么回忆,有人来过,也有人会离开。
  小城的三月,桃花开满的山坡,万化从中,杜鹃鸟泣血的哭泣,一点红,仅仅只是一点点的红色,便描绘了所有的疼痛和伤悲,我写过的诗句,记述下过多的忧伤,这让我很是讨厌文字,很久没有写过关于爱情的东西了,也许我的世界中真的已经不再需要爱情这种东西了,可我还是无法克制的等待着什么?不过这种等待已经不是以前的了。一切都在改变,我等待的事物也在改变,想起很多人和很多事,我的胃开始刺痛,想要呕吐,酒精已经把我的神智变的不再迟钝,越来越敏感的触觉,我开始在一段日子中学会用疼痛的文字和忧伤的心情来描绘血色的青春,当点滴的回忆化做万缕的伤痕给心刻骨的眷恋,我开始越来明白
  活着的感觉,荒诞的想法,只眼世界,一片荒凉。
  有人在漆黑的夜色中裹着睡袍狂呼如泣
  谁会在午夜的窗头看着雪地上踏雪无痕的行人,默默垂泪。
  清寂的落寞,隔纱的天涯,咫尺却是我一生也无法到达的距离。
  命中注定要接触的忧伤,过于的苦涩却无法让泪水流出眼眶。
  就这样走,一个人走,一直就这样一个人,我开始喜欢一个人孤单的感觉,那种静静的滋味,是人群中永远也无法体会到的安宁,也许我真的需要一些寂静的安宁了。
  当灯火成为午夜最后的黎明,上帝的错误却没有制造出什么样的关于真与假的幻想
  我开始想像大多的老人那样在无奈而散闭的生活方式中试图接纳死亡,冰冷的感觉,收缩放置于外的冷漠,心开始纹丝不动。
  我真的不是谁笔下的主角,永恒的叛逆,冷眼旁观,我真的不再需要阳光了,那刺眼的温暖,我无法接受的刺痛,而我仅仅只需要温暖,单纯的温暖,我不想在阳光下站立,站的太久,我怕我会化做一个雕像,并在岁月的流逝中慢慢的随风而落,终化做一地的沙尘。
  用这样一种姿势,我站立了太久,我想先改变我的动作,再来改变我的思维,也许换着方向的思考,才能不让我过多的执着于一种方式的生活,我需要自由,可并不意味着我就要一无所有,所有的人都发生了改变,我的生活轨迹也不再同从前一样,离开的我终归是要接受的,到来的也终归是不可逃避的。
  一米阳光,为了一个人的名字,逃避了这许久,我是真的累了,一种连自己都感到可耻的借口,还有必要再这样继续下去吗?
  一场风把花吹散,一场雪把月光覆没。
  往事全都埋藏,故事开始后就没有结局,这还会是故事吗?
  我们共同出现在开头,却只剩下我一个人在结尾,没有结尾的故事,已经不再是故事了,故事只是传承自传说中的传说,岁月幽幽,尽化做迂曲之往事,如风烟过耳,慢慢扩散。
  这才明白,我们只是相逢在一场风月中的霜雪,没有时间的结局,终归是什么也不存在的。

中国散文网首发:http://www.angleswim.com/sanwen/1334368.html

猜你喜欢
如果您有更多好的建议,请与我们联系: Email:2771795825#qq.com(#替换@)
展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