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儿何不带吴钩

时间:2016-04-01    阅读:65 次   


  【篇一:男儿何不带吴钩】
  男儿何不带吴钩,收取关山五十州。
  王子与白马,是一个荒诞的梦,在梦里,刚强沦为孱弱,在梦里,男儿形迹也被抹杀地干干净净。没有刀剑的辉映,也没有战马的嘶鸣,有的,仅仅是杏花春雨里,一线浅浅的马蹄,和一阵温婉的私语。当豪兴褪去,热血不复,我们也只能悲哀地叹一句“更无一人是男儿”。
  提兵百万,饮马西湖,此情此景,较倚楼低吟自然要振奋百倍。自古至今,从不缺乏感慨”流水落花春去也”的书生,可是,能有几人,胆敢叫嚣天命,以“立马吴山”的豪气,席卷乾坤,神色凛然地为自己劈开一段未来。
  丢下王子与白马的孱弱,手执三尺血刃,睥睨天下,男儿之道,自当如此。
  男儿一词,本就蕴含着骑士的血性,壮士的豪情,和勇者的无惧。即使面对死亡,也能一笑置之:引刀成一快,不负少年头,仅此而已。习惯于漂泊,身处一地,即要放出自身万丈光芒。唯唯诺诺,目光短浅,终究会亵渎男儿一词的威严。
  立身于天地间,于火海战龙,于刀山驱虎,无畏无惧,高歌猛进。
  至于世间种种波折,自是不入眉眼,小小失意,不足为此辗转忧虑。人生何其短暂,最为紧迫的,倒是寻找一处属于自己的沙场,书堂也好,嚣市也罢,但凡能容得自己血战一番,便可欣然赴往。
  心中,自有大漠孤风,斗石飞沙。不摒弃血液里的苍凉,不眷恋已逝的过往,以激昂的腔调,唱出大气的自我。而自强,是每个男儿所必须的品质,唯有自立自强,才配肩承男儿固有的责任与担当。
  日月可老,天地可荒,那一腔热血,永远不可冷却。
  男儿是不能落泪的,泪水过于羸弱,容易熄灭精神里的那份豪情。
  踏碎九霄凌罗殿,是男儿!

  【篇二:男儿何不带吴钩】
  男儿何不带吴钩,收取关山五十州?请君暂上凌烟阁,若个书生万户侯?
  说到“吴钩”,唐朝诗人李贺的这首《南园》是最著名的了,浩浩然写合肥切包皮哪家医院比较好就了好男儿尚武的气概!吴钩是一种弯刀状兵器,因春秋时期的吴国闻名。这种刀刃呈曲线状的曲刀,是春秋时代由吴王(相传为阖闾)下令制造的,《吴越春秋?阖闾内传》:“阖闾即宝莫耶,复命于国中作金钩,令曰:‘能为善钩者,赏之百金?!JΩ山湍拔馔醮蛟炝瞬簧俦?,其中最著名的是宝剑和吴钩。因其锋利无比,所以留下这个美称。据说,曲刀在青铜时代就已经出现了。由此可见,曲刀的历史悠久,很早以前就在中国的南方广为使用。这是南方的特殊环境所决定的,中国南方山岳连绵,植物繁茂,还有很多适于舰船水战的江河湖泊,在这种地理环境下,曲刀当然就成了用于白刃格斗近战的最理想兵器,而且还可以作为采伐和船上作业的工具。(中国散文网  www.angleswim.com)
  只是唐朝时人们对它推崇备至,李白《侠客行》中也写到:“赵客缦胡缨,吴钩霜雪明。银鞍照白马,飒沓如流星。十步杀一人,千里合肥看阳痿的医院哪里好不留行?!钡搅怂纬透恿餍辛?。在宋代《武经总要》中,已经看不到直刀的图样,但是仍完整地保留着手刀这一曲刀的流派图形。辛弃疾《水龙吟登建康合肥割包皮最好的医院有哪些赏心亭》“楚天千里清秋,水随天去秋无际。遥岑远目,献愁供恨,玉簪螺髻。落日楼头,断鸿声里,江南游子泰州治疗牛皮癣哪里好。把吴钩看了,栏杆拍遍,无人会,登临意?!?br />  从明末到清朝,虽然是日本刀的全盛时期,但是,传统的中国曲刀仍然被广泛使用着,特别是在民间和武术界,就更为盛行?!端按芬撞糠中吹剑骸笆钥词榱忠?,几多俊逸儒流。虚名薄利不关愁,裁冰及剪雪,谈笑看吴钩?!鼻宄詈枵隆度攵肌贰罢煞蛑皇职盐夤?,意气高于百尺楼;一万年来谁著史?八千里外觅封侯。定将捷足随途骥,那有闲情逐水鸥!笑指泸沟桥畔月,几人从此到瀛洲?“即使在今天的武术界,说起刀,就是指这种中合肥治阴道炎哪的医院好国传统的曲刀,或由曲刀所演变的各种刀。
  这种兵器早年仅见于文字记载。北京治疗牛皮癣医院好1975年从秦始皇兵马俑坑出土了两柄实物后,才了解了它的真面目。现在公认的真正的吴钩出土于秦俑一号坑东端长廊部分。钩的形制像弯刀,分身、柄两部分。钩身两侧都有刃,平头无尖锋,截面作枣核形,柄系实心的椭圆体。通长70多厘米,宽3厘米左右。
  据说吴王阖闾死后有三千把宝剑随葬。八十年代在虎丘出土了一柄宝剑,式样十分奇特:横断面呈弧烟台治疗牛皮癣癫痫医院多少钱形,中间坟起,像一叶小舟。经专家考证,此剑即是干将所铸“雌雄?!敝?。是否与吴钩有什么深刻的渊源,便不得而知了。

  【篇三:男儿何不带吴钩】
  朋友问我,百年中华英杰中最钦佩谁?我不假思索:第一,林觉民;第二,瞿秋白。知道林觉民,始于高中时的课文《与妻书》。那时的我不仅是青春启蒙,更是志气启蒙。那时的高中教材中也有瞿秋白的一篇文章《鲁迅精神》,高屋建瓴又诗意盎然,是这类文章中的翘楚。后来,进一步了解了两位英豪的更多轶事,也就更加钦敬其人品文章。林觉民为了一个渺茫的主义视死如归,瞿秋白面对黑洞洞的枪口“此地甚好”的淡定雅致,演绎人性高贵到极致。
  “冠盖满京华,斯人独憔悴?!毕质档男胄牧榈墓录攀堑5钡酪逭呶薹ò谕训乃廾?。和平年代,体统超越道统成就一番市井繁华;扰攘乱世,江河日下,人心反而生怀古斯情。治也好,乱也罢,公平正义都是一呼百应的大纛,引领着多少热血男儿。陈平原先生写过一本专著,《千古文人侠客梦》,是可读的有限几本好书之一。中国人多有一个侠客梦,自古文人梦最多。现实的极度扭曲,人生太过逼仄,是国人极度热衷武侠、警匪影视的深度原因。有人以此与欧美对比,认为是国人思维方式上的差异,此言谬矣。
  政治永远是危险虚伪的把戏,其胯下三尺法也就很难不是危险虚伪的把戏。把戏玩够了,血性压抑既久,只会将人性极度曲张致爆发,使社会充弥暴戾之气。明人张潮说得好:胸中小不平,可以酒消之;世间大不平,非剑不能消之。我们羡慕盛唐,是羡慕盛唐的大气还是羡慕盛唐的雍容?王翰“醉卧沙场君莫笑,古来征战几人回”的悲壮,李白“男儿何不带吴钩,收取关山五十州”的豪迈,抒发的都是人性舒展的意趣。当今时势,我们除了酒肉穿肠,除了各色段子和冷笑话,我们如何能游目骋怀,又如何能安身立命?
  清华大学教授郭于华女士质问道:“让我如何不暴戾?”这是她的一个正式讲话的题目,对当下社会暴戾及暴戾社会化诚有洞见。暴戾社会化是社会底层绝望的外化。在我们的汉语里,对社会底层有个十分贴切的别称:草根,草民。贱为草根、草民,并非就可以任意践踏?!岸忝ā薄捌呤搿薄拔野质抢罡铡钡鹊裙彩录械闹嘎刮砘虮苁稻托橐辉偈蕴焦诘牡紫?,结果乃逼良为娼,公众因之铤而走险,社会于是雪上加霜。流行段子总结道:不仅身边的男人靠不住,女人靠不住,兄弟靠不住,公司靠不住,而且领导也靠不住,组织更靠不住,国家就靠得住吗?传统道义一层层地崩塌了,现代文明虚与委蛇,那我们靠什么支撑脆弱的心灵?
  喜欢港片的草根情怀,百看不厌。无他,只是身为草根,设身处地,感同身受。人不是种下就不能动弹的树木,人不是盘古开天后散落荒野的石头;人是有思想能逐水而生的芦苇,人是智慧悲悯的万物灵长;人生而平等自由,每颗头颅一样高贵不分贫贱少长。古人说举头三尺有神明,那是传统的道统精神,现在没有人信了。现在的我们信什么?金钱、美女,拳头、权力?似乎如是又不尽如是。形而上的描述是:物化。于是,我们是奔走的树木,我们是流浪的石头,我们是疯狂的芦苇,但是,我们不再是我们。
  哲人用5000年思索三个小问题:我是谁?我从哪里来?我到哪里去?后面两个问题似乎已经有了答案,而第一个问题还是一团乱麻。我是谁呢?我们真禁不起一问。我就是我也仅仅是我吗?我不能仅仅是我又不能不是我,两难悖反之下,我们也是一个斯芬克斯之谜。这些问题,林觉民可能想过,瞿秋白肯定也会想过。然而,对草根而言,这些问题都太高深也太矫情。如果我们连活下去的意义是什么都不知道,我们就不要奢谈人生的大义。现代文明和传统道德在这里是融会贯通的,活得还像个人,就这么简单:不必摇尾乞怜,不必低三下四,尊重体统遵循道统也被体统和道统尊重;可以畅所欲言,能得一方清风与明月;愿徐行不必驿马,见驿马无须避驾。
  我们活得也似乎人模狗样:觥筹交错于灯红酒绿之中,香车美女于迎来送往之际;笑语盈盈,暗香袅袅。我们仿佛活在李白的时代:人生得意须尽欢,莫使金樽空对月。然而,才高八斗若谪仙人,在那样的华章盛世,他活得确实人模狗样,但他并不快乐。很多时候,快乐与做人是鱼与熊掌,我们无法得兼,我们不得不做出选择。这是一个精明的时代,大家不用思考,选择如是很容易,其实都没有选择这回事。诚然,若得山花插满头,何必再问奴归处。然而,我做不到。
  我愿意带着李白的吴钩,像个有原始欲望的人那样活着。

  【篇四:男儿何不带吴钩】
  “把吴钩看了,栏杆拍遍”,九百多年前,那个虫鸣鸟唱的清秋时分,杀气如糟乱的杂草在辛弃疾心里疯狂地滋长,此人身处于莽苍高山与空阔深潭间,冰冷的潭水倒映着明月和疏星点点,此番景象,却难以抚平他的抑郁愤懑之气,看看手中的吴钩,只有长叹拂袖去了,任杀气逝于山高水长的羁旅中。
  古时的文人似乎总不满足舞文弄墨,于是常自带佩剑。我想,除了强身健体,更显名士风流外,还是一种隐藏于文人灵魂深处的符号。十年磨一剑,霜刃未曾试,他们渴望着国家把他们召唤到金戈铁马、冰冷长河中,让自己的诗词淬于火中和利刃一起锻造,合而为一,不仅这利刃被赋予了诗意,更有剑气直逼殿堂,长鸣报国之志。辛弃疾是一个典型的例子了,《美芹十论》、《九议》就是他手中的吴钩不甘寂寞发出的铮铮之音,而他在抑郁之时,?;匚兜囊彩悄晟偈笔撑娲笥?,一柄吴钩直取奸人头颅的快事,这是用理论联系实际的范例,文武之道,在他身上体现的酣畅淋漓。
  何止辛弃疾,吴钩以各种形式在文人的诗作中数次抛头露面,更具忧患意识的杜甫有“含笑看吴钩”、“意气逐吴钩”;沉厚有谋,能断大事者张柬之有“吴钩明似月,楚剑利如霜”;寓画入诗者王维有“麒麟锦带配吴钩”;浪漫太白,更为游侠们量身打造了“赵客缦胡缨,吴钩霜雪明”的气概,就连缠绵如温庭筠者亦有“志气已曾明汉节,功名犹自滞吴钩”之句。这把利器,已成为文人诗篇的纹身,灵魂深处的伤痕,虽因各种原因此剑一天天的锈了,剑柄也如烂柯之木,恍惚遗失在尘封已久的棋盘旁,但铮铮遗响,犹不绝如缕。
  吴钩,由童子魂魄铸成,出鞘时嘶鸣之声隐隐如童子哭,这就注定了持剑者的宿命,总有一幕悲剧在他们身上结束又拉开,周而复始地尾随于他们,缠绕在他们步履踏到的每一处古道、城门、驿站和那无限江山。在他们身上,我们常感受到凉夜沉沉,秋雨霏霏,凄冷肃杀的无边雨幕,遮蔽住了那些踯躅行走的背影。但我不想用秋风萧瑟天气凉,草木摇落露为霜来形容他们的心理,因为,在他们所处的时代,本就笼罩着一种灰暗、萧瑟的气氛。吴钩之所以鸣出悲腔,乃吴王好击剑,百姓多伤痕之故;文人之所以抑郁,则是心中的韬略与当朝政治往往不能相洽甚欢,而诗词纵有吴钩气质,也只能成为朝堂经略的异数。
  但使人震撼心灵的,却还是那吴钩气质。江山不与尔同席,自有民众倾心一拜,因为这气质,分明是一股英雄之气,磊落之气,这气质贯穿了我们文明的主脉,构造了我们民族的秉性?!澳卸尾淮夤?,收取关山五十州”,浩浩然写就了好男儿尚武的气概,此处尚武,不是不问皂白就拔剑四顾,这是一种精神,顺着千年诗词铺就的大道慨然而过,让每个驻足于前的人无不被这昂然的气息惊觉。委靡之风哪个历史时期都有,其原因错综复杂,其结果却害人不浅——貌似祥和的香词艳语使人意志消磨,伪和平下的欢乐颂致国家以不堪,幸好不断出现的寥寥携吴钩者,以剑扶正气,以文激浊清,荡涤了不知多少逆旅过客。魏武英迈,也对明月伤怀,人们自可吟哦伤感悲愁之情,雕琢狭小敛约之景,但那暮沙裹草、纵马持吴钩以长啸的尚武之气,更是尤为瑰丽,尤为血性,尤为澄澈。
  而这气质,又岂是我们民族独有的呢?任何文明的开始,任何民族的形成,无不经历了刀戈相错。把目光投到公元前480年的希腊吧,在那依山傍海的德摩比勒,有298具尸首证明着尚武精神是怎样抵御波斯大军的,有298条魂魄的呐喊犹在山谷间回响。温泉边欲坠的石碑上,隐约显现风雨消磨而斑驳的文字——远行的客人啊,请把我们的消息带给遥远的斯巴达,我们履行了诺言,长眠于此!
  实际上,与其他民族相比,我们的吴钩气质不是嫌多,而是匮乏已久了,而且此气质多出自民间。离那歌舞升平,祥和欢乐的宫阙很远的地方,仅有几个忧心忡忡的斗士无望的挥舞吴钩,且其身影刹那间就被歌功颂德的香风淫雨吹打的了无痕迹,这是何等滑稽的场面。秦风汉月的泱泱气派被人挖掘,变成了值钱的瓦砾而使学者们津津乐道;武穆忠肃的浩浩气节被人调侃戏弄,成为竖子成名的噱头,这又是何等悲苦的结局。青史中气节犹存,那一缕英魂而今安在?
  男儿何不带吴钩,不算振聋发聩之语,不为草芥指点迷津。吴钩明似月,楚剑利如霜,那吴钩明月相映的寒光犹在隐隐关山的轮廓边际刺痛人的双眼,惟大喝一声:“吴钩之魂,归去来兮”。
  为此,男儿怎不带吴钩?

中国散文网首发:http://www.angleswim.com/sanwen/886753.html

猜你喜欢
如果您有更多好的建议,请与我们联系: Email:2771795825#qq.com(#替换@)
展开